首页 > 惊悚·灵异 > 荒爱十年:前妻太抢手

荒爱十年:前妻太抢手

正文 417原来是她

作者:卜贰爷


    水铭真的没有想到原来自己的爷爷让自己去见那个人的原因,是因为想让自己去献身的。水铭看着自己的爷爷,眼神像是再看一个陌生人。

    恰好,水铭的这个眼神,除了自己的父亲没有其他任何人看到。也正是因为这样,水铭才会对自己的爷爷彻底失望,一个想要出卖自己孙子幸福的爷爷,真是要不起。

    “水铭?”因为水铭一直在回想当日的情形,所以没有继续讲,田牧宸只好开口叫醒陷在回忆中的水铭。

    “嗯,我在。不好意思,我走神了。”

    “没事,我们继续。其实你刚说得事情,段轩有和我提起过,但是事情已经被解决了,所以不是很清楚。”

    “你是没有看到,被收购的公司居然如此的嚣张,我如果不是因为你说一定要拿下水艺,你的人应该会直接不签了离开吧。”水铭想起当日的情形。

    是越发的觉得,爷爷老了,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单身一人打下水艺的男人了。那个男人的智慧和勇气已经在岁月的打磨下,渐渐消散了。

    只剩下在商场沉浮中的市侩和腐朽。那个让水铭当做一座大山的人,已经老了。死在了水铭的记忆里。

    现在的爷爷,只是一个让水铭无比厌恶,只有敷衍的男人。

    “反正事情已经完美的解决了,你爷爷也没有拿捏住我。这样的结果就很好了。你继续说。还有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你爷爷有没有告诉你,那个人到底是谁?”

    田牧宸对于那个出现在幕后的人,很感兴趣。到底是谁,敢对田氏出手。

    “你一定想不到,那个人是谁吧?”水铭的爷爷说话是很算话的,说要带着水铭去见她,就真的去见她了。

    对于见到的那个人,水铭是真的惊讶了,虽然不是很熟,但是同在一个圈子里,不认识也会混个熟脸,何况大家都是年轻人。

    “是谁?”直觉,田牧宸觉得自己应该是认识这个人的,突然一个名字出现在田牧宸的脑海中,但是仔细一想,又觉得不是很可能。

    “我认识?”水铭没有回答,田牧宸又问了一次,但是那个脑海中的人名,依旧挥之不去。并且还越来越强烈。

    “你真的没有想到吗?我见到本人的时候,其实也是惊讶到了。”

    “说。不要浪费我的时间。”

    “林可儿。猜到了吗?”水铭一个字一个字的将林可儿的名字说了出来。

    “真的是她。”田牧宸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就是说,穆筱会发生现在这样的事情,都是因为林可儿了。

    只是让田牧宸从一开始就将林可儿否决的原因,是因为田牧宸知道凭借林可儿自己,即使加上林氏,也没有这个能力坐到现在这种地步。

    即使林可儿找到了人,也找得到渠道获得毒品,也不会将尾巴处理的这么干净。这是田牧宸没有怀疑林可儿的原因。

    “是不是没有想到?最开始的时候,我还以为是我看错了,但是事实证明,我没有看错,真的就是她。”水铭想起自己当时看到她林可儿的时候的样子。就觉得好笑。

    “是。”田牧宸也不去藏着,直接就说了,真的是没想到,真的就是这个一开始就被排除的人。其实田牧宸和萧戎有去调查林可儿。

    但是林可儿的各项调查都是无懈可击的,而且所有和穆筱有关的时间林可儿都是有时间证人的,完全和这件事脱离了关系。

    真是没有想到,最不可能的人,才是真正的幕后之人。

    ……

    两人继续谈论了很多的问题,最后水铭告诉田牧宸。

    “我知道的都已经告诉你了,至于事情的真伪性,需要你自己去验证。至于水家你要怎么处理,我管不着,但是你在处理的时候,不要牵连到我爸。”

    “我知道,你放心吧。你很快就可以给你妈妈报仇了。”田牧宸如斯说。

    提到水铭的妈妈,水铭的眼中就闪过一道厉芒。“你说的对,记得最后把那个女人交给我吧,你放心我是不会做违法犯罪的事情的,毕竟我是一个好公民。”

    “你说到就要做到,我不希望你为了不相干的人做出没有理智的事情,我相信你妈妈,也一定不会愿意你为了她这样子做的。”

    “我会的,你放心。”水铭说完就直接挂断了电话,不给田牧宸说话的时间。

    又是这样,每次只要提到水铭的妈妈,水铭就会从一个绅士变成一个没有任何礼貌可言的人。这么多年了,还是这样一点都没有变。也不知是好是坏。

    “怎么了?是不是我猜对了?”安静的病房内响起一道女人的声音,这道声音没有让田牧宸感到任何的惊慌。

    如同早就知道,这个时候会有人说话一样的自然,田牧宸走到病床旁边坐下。看着睁着眼睛看着自己的穆筱。

    田牧宸发现,这个时候穆筱的眼中还带着得意。

    没错,穆筱已经醒了,而且田牧宸早就知道了,所以还一直带着陪着穆筱,并且暂时没有告诉任何人,即使是穆筱的父母都不知道穆筱已经醒了的消息。

    “是,已经证实了。就是她,你是怎么猜到的?”田牧宸询问。

    “你没有想到她吗?”穆筱反问。

    “我有想到,但是经过我仔细的思考之后,就第一时间把她排除来了。你是怎么确定的?”

    “很简单。第一,车祸。这个车祸的地点。其实有两种结果,一种是这只是一场意外,另一种就是这是一场事先就安排好的事情。但是事情显然是第二种,那么问题来了。

    可以事先安排的车祸,一定是知道我出行计划的人,那天我是换了路线,去了机场的,不是我平时走的路。知道我会去机场的人应该不多吧。”

    穆筱在说得时候,田牧宸一直在认真听着。

    “这这是一方面,并不能完全让你做出结论来。还有什么?”田牧宸继续问,事实上,这个结论田牧宸也有想过。
指南

上下翻页

我知道了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