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热血江湖之正邪大战

热血江湖之正邪大战

正文卷 第239章 火候不到吧

作者:我爱自拍


    <ABL ali=ri><R><></></R></ABL>第章火候不到吧

    中年人好象没听到一样,自顾的说了起来:“年月,被孤儿院萧德院长从雪地里拣回,收为养子,取名萧寒。年参军,年在军事演习中荣获二等功,单兵作战能力全团第一。”

    停顿了一下,抬头看了一眼青年人接着说:“4年月在一次秘密军事行动中,包括萧寒在内的名特种兵神秘失踪。年4月全球第一杀手组织prary神秘解体,同年月一个自称地狱的华人杀手组织风靡全球。大陆i方与国际形i追查一年,仅查到该组头目名叫做杀神。”

    说到这里中年人点上一支烟,继续说:“年月康慈孤儿院突然收到万的神秘巨额善款,连院长萧德都不知道这位神秘的捐赠者是谁,之后地狱组织消声觅迹。”

    说到这中年人笑了笑,抬头看着青年问:“请问是该叫你萧寒呢?还是该叫你杀神呢?哦!对了,现在好象应该叫你罗然!这个才是你现在的合法市民身份。”

    “好!你现在可以叫我罗然。”罗然深吸了一口烟说。

    听完这些,罗然的脸上没有了之前的冰冷,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平静,只是这平静看上去怪怪的,很诡异,尤其是那眼神,说不出来的感觉,那不像是看人的眼神,确切的说那是一种如同看死人的眼神。

    中年人愣了一下,笑了笑:“不用那么看着我,我知道凭你的身手杀一个人,尤其是这么近的距离绝对不会超过秒。”

    “我想你不可能专门来找我翻老黄历的?”罗然皱了下眉。

    中年人掐灭手中的烟:“好!先自我介绍下,我叫韩子豪。”

    罗然看了一眼韩子豪眼睛微眯:“外号冷血豪,津门的地下皇帝!”

    “那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冷血豪的时代早过去了,难得还有人记得。”韩子豪摆了摆手。

    罗然看了一眼茶几上的照片说:“我倒是很好奇,你是怎么把这些事联想到一起的?”

    韩子豪一笑:“这个虽然困难了点,但只要肯花钱,加上我的关系网也不是太难的事。况且地狱接过我的单子,只是我没出面而已。”

    这话说的一点都不假,不在这个圈子里混,自然就不知道这里的水有多深。

    像韩子豪这样的老牌势力,罗然又怎么会不知道,他们的关系网复杂程度绝对甚称恐怖,怎么说也是在刀口上摸爬滚打大半辈子的人。只要他肯找关系,肯花钱,要查一个同道中人或事,绝对要比i方容易的多。

    “说目的!”罗然点了点头。

    “雇佣。”只有简单的两个字,说完韩子豪定定的看着罗然。

    “如果我说,我肯出钱帮萧德院长给那里的孩子建一所学校,另外给他们请最好的教师呢?”韩子豪淡淡的说,虽然看似平静,但是眼中仍有一丝期待的看着罗然。

    面对这样的条件罗然沉默了。的确,他把钱看的不是太重要,如果说韩子豪直接开出多少钱的价码,哪怕再多罗然也会拒绝。

    但是人在这个世上,总有那么点放不下的事,萧德是把他养大的人,孤儿院就是他的家,那里的人就如同他的家人一样,无论是他过去的那些同伴,还是现在的小孩子们。

    想到这里罗然就奔着最近的一个p跑了过去。

    直到一个小时后,他把整个烁金城所有p找了个遍,才发现自己有多悲催。

    几乎所有p看着罗然都是一副藐视的表情,同时好象串过台词一样,就那么一句话:“你的实力不足以完成那些任务,等你有足够的实力再来!”

    饶是罗然i格再沉稳,也有一种想骂街的冲动。

    “难道真的要删号重来?”罗然眼神冷了起来。

    抬手看了看手里的木剑,毅然的向城外走去:“我倒要看看,还能把我怎么样。”

    魔化野狼:普通

    等级:???

    攻击:???

    生命值:???

    防御:???

    看着前面的怪物,罗然一阵无语,高过人物级的怪物,就看不到属i了,也不知道这魔化野狼到底多少级,这小型城市的城门口估计也高不到哪去,估计也就级左右。

    一咬牙,萧开提着剑冲了上去,扬就是一剑捅在了野狼的屁股上。

    -

    看着从怪物头顶飘起的伤害数字,罗然这个恨呀!

    “嗷!”

    野狼一声怒吼回头就咬了过来。

    罗然急忙一个侧步躲过狼吻,同时再一剑砍在野狼的脑袋上。

    -

    “扑通!”

    下一秒罗然直接躺在了狼吻之下。

    暗骂鸿蒙太无耻了,一点基础属i也不给,现在一点敏捷也没有,要躲避怪物的攻击实在太难了,何况是这样敏捷型的怪物,狼的速度非常之快。

    还好普通的怪物不会回血,要**级别的怪物才有自动回血功能,怎么都大不了一死,索i罗然也不等野狼走远,直接复活,奋起就是一剑带走野狼点的生命值,然后再次死亡。

    看了下野狼的血量,现在是4/。

    点的血量还不算太高,照这样攻击的再去掉未命中概率,分钟之内杀一只怪应该是没问题的。

    不知道跨越至少级杀怪能给多少经验。

    现在才级,升到级的经验是需要点。

    于是罗然再次复活,挥剑,倒地。复活,挥剑,倒地,就这么一次次的死了又死的情况下,终于磨死了他鸿蒙之旅的第一只怪。

    一道金光升起,升级了!

    划拉起地上的银币,还爆出一件手镯。

    野i手镯:铁器

    类别:首饰

    防御:

    魔防:

    敏捷:

    需求等级:

    又一件铁器,不得不说越级杀怪,无论是经验还是爆率都是非常喜人的。

    尽管自从去参军以后他就再也没有露过面,但是暗中,他曾不知道多少次的默默的看着养父,看着他被一群孩子围在中间时的那种笑容,笑的那么慈祥,欣慰。

    只是他发现养父的笑容越来越少了,时常的一个人长嘘短叹,眼圈发红。罗然知道是为了什么,但是他只能默默的看着,他不敢露面,除了自责他也只能从经济上偷偷的尽一点力。

    介绍:上古杀神遗留的信物,杀戮者专属装备。

    需求等级:

    看着魂之印记,罗然不免有点小激动,这样的装备在目前阶段来说,简直就是有价无市的东西,千金难求!在手里把玩了几下,然后装备在身上。

    系统提示:由于血之印记为专属装备,更换之后将永久i消失,您是否确定更换?

    “靠,暴殄天物啊!”罗然看着系统提示心都在滴血。

    开始转念一想,这东西是他本职业专属装备,就算不消失也不可能卖掉,因为除了他没有人可以戴上。

    “消失就消失吧!”罗然无奈的换上魂之印记。

    “你小子咋呼什么呢?又想着划水混经验啊!”远处一个战将提着双锤走了过来问。

    “你长的是尿眼吗?没看来个人吗?”那个驭兽转过头,对着战将瞪眼。

    战将抬头看过来,顿时浑身一震,直愣愣的杵在那里,神è有些惊慌的看着罗然。

    那个驭兽拍了他一下:“草,你发什么兔子愣呢?”

    “剑锋寒!”突然惊醒的战将嗷唠一嗓子,转身就跑,一边狂奔,一边大喊:“快告诉老大,剑锋寒来了。”

    “什什么,剑锋寒?”那个驭兽此刻也傻了。

    他是最近才加入剑主沉浮的,虽然没见过罗然,但是鸿蒙第一人的威名,他是听说过的,从加入剑主沉浮开始,他更是听说不少关于剑锋寒跟剑主沉浮的恩怨。

    但是听一些帮会里核心成员说,剑锋寒现实中已经死了,如今又在游戏里出现,难道大白天的见鬼了不?

    就在他还在迟愣的时候,罗然已经走到他的对面,嗜血魔剑一扫而过。

    “扑通!”

    这个驭兽直挺挺的栽倒,一击秒杀!

    罗然连眼睛都没眨一下,继续迈步前行,脚步始终保持着同样的距离,同样的速度,挡在面具后面的脸异常平静,波澜不惊,双眼深邃的如同空洞一般,直视着前方,让人看一眼都觉得浑身发冷。

    脚步踩在草地的树叶上,发出“沙沙”的声音,远处的人群开始混乱,数百名玩家纷纷放弃怪物,向一起靠拢。

    罗然之前跟韩雪交代过,阅忠旗他们是一股不小的助理,所以尽量的不要限制他们,没有特殊的情况下,他们几乎就是自由人,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所以他们的等级跟实力才会提升的这么快。

    “你们一直在这里?”罗然淡淡的问。

    “回主上。”岳忠旗下马抱拳:“我等奉寒江雪城主之命,再次镇守驻地。”

    “真无趣。”罗然挑了挑眉梢:“多久没出去了?随我出去狩猎。”

    “这个……”岳忠旗沉吟了一下,然后正色说:“寒江雪城主对我等不加限制,如无特殊情况可随意出城狩猎,但是现在……”

    “无妨,今天我说了算。”罗然挥手召唤出魔魂兽,一个鹞子翻身骑在魔魂兽的背上。

    “嗷……”

    ------------

    需求等级:

    血煞匕首:神器

    类别:短兵

    攻击:-

    力量:

    敏捷:

    附加:增加%攻击速度。

    附加:增加%暴击率。

    血煞:攻击附带%几率释放煞气侵蚀目标,使目标在每内流失%生命值。

    需求等级:

    龙魂项链:鬼器

    类别:首饰

    力量:

    敏捷:4

    体质:

    龙威:震慑一切兽类怪物,削弱%攻击与防御力。

    需求等级:4

    神灵发带:神器

    类别:头饰

    现在面临最大的问题就是钱,从百万大军削减到三十万,但是全部下来至少也得三四个亿的巨额,如果实在不行的话,就得找极大帮主研究下,显然、义结金兰是没什么钱的,几个小丫头而已,斩三山跟破五岳也没希望,他们开始连自己的帮会都没有,如果不是扛着巾帼府的摘牌子,根本就没有今天的成就。

    剩下的,薛白袍跟红绫舞,还有三斧子、定乾坤都是黑道世家,钱肯定不是问题,但罗然怎么可能开这个口,剩下能搜刮到钱的就只有韩雪、岳武穆,人屠白起了。

    只见他的胸口散发出黑色的幽光,像是一轮的魔日在绽放,一股凶煞的气息弥漫。

    “嘭!”

    沉闷的声音传出,罗然像是一头蛮龙,在绝对的等级压制下,瞬间将侍卫长冲撞出去,与此同时手中的两把武器快速的挥舞,接连不断的攻击落在侍卫长的身上。

    可见巨大的投资下收益是何等的惊人!从侧面也反映出鸿蒙这款游戏非同一般,不但受到游戏爱好者的青睐,其中还隐藏着巨大的商机,这样的游戏想不火都难,难怪其他国家争相要求加入,哪怕拿不到游戏代理权,也要参与到游戏里来。

    “想什么呢?”火舞看到罗然嘴角都快咧到耳朵了,忍不住发问:“我咋感觉又要有人被坑了呢!”

    “我是这样的人吗?”。罗然擦了一把嘴角的口水,然后一本正经的说:“你们说,以后别的帮会来天星城神情驻地,这钱是不是都归我?”

    防御:

    魔防:

    力量:

    体质:

    敏捷:

    神佑:当生命值低于%,每攻击目标一次恢复%生命值。

    聚灵:当魔法值低于%,每秒自动回复%魔法值。

    介绍:上古杀神遗留的神物,杀戮者专属装备。

    罗然叹了口气:“为什么找上我?到底雇佣我做什么?”

    韩子豪听这口风终于松了口气:“找你是因为据我所知,但凡地狱接下的活没有完不成的,而且都是完成的非常漂亮,在业内的口碑颇为不错,这次找你不是为了杀人,是做保镖。”

    “保镖?津门的冷血豪还用外雇保镖吗?你手底下应该不缺这样的人!”罗然微笑着说。

    p,额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大家,多多订阅一下,谢谢了,,,,,,,,,,,,,,,,
指南

上下翻页

我知道了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