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番外卷 愿子倾献 小番外 勾引

作者:恩很宅


    凌小然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已经规规矩矩的躺在了床上,捂着绷带,打着点滴。</p>

    何千禧在他床边陪着他,用看待弱智儿童的眼神关注着他。</p>

    凌小然动了动身体。</p>

    头剧痛。</p>

    他叫了一声。</p>

    何千禧帮他从床上做起来,垫好枕头。</p>

    凌小然坐好,一动不动。</p>

    何千禧说,“没失忆吧。”</p>

    “你电视剧看多了吧。”凌小然翻白眼。</p>

    “没失忆就好。”何千禧说,“你现在告诉我,你都对人家安柒做了什么?”</p>

    “我做了什么?卧槽!”凌小然很激动。</p>

    一激动,头更痛了。</p>

    他捂着自己的头又不敢用力,好半响才平复情绪说道,“是她对我做了什么,我都以为我要死了!”</p>

    何千禧笑,“你不是对人家做了过分的事情,她会把你往死里面揍嘛?!”</p>

    “天地良心,真的是她凌辱了我。”</p>

    “怎么凌辱你了?”</p>

    “就是……”凌小然在想怎么说会比较文雅。</p>

    “你一个男人,人家一个女人,她怎么凌辱你,你倒是说说啊?”何千禧故意嘲笑。</p>

    说真的,当时接到翟北通知的时候也真的是吓了一跳。</p>

    据说是安柒非常淡定的从凌小然的房间离开,然后去找了翟北,说凌小然受伤了。</p>

    翟北赶到的时候凌小然一身赤裸然后晕死状态。</p>

    翟北一边叫了这里的私人医生一边给凌小然穿了衣服简单检查了一下伤口确定不会致命,才叫了何千禧过来。</p>

    何千禧过来的时候凌小然就已经躺在床上了,安柒在旁边冷眼旁观。</p>

    医生做了简单处理之后离开了,其他人也就离开了。</p>

    安柒也不例外。</p>

    就剩下何千禧一个人。</p>

    然后等着凌小然清醒。</p>

    “千禧,你觉得像安柒那样的女人,算女人吗?!”</p>

    “事实她确实是女人。”</p>

    “他就是男人婆。”凌小然不屑。</p>

    “话说你别岔开话题,你到底怎么对人家安柒了。”何千禧问,“你到底是想要和安柒和好还是想要让安柒讨厌你啊!”</p>

    “当然是和好了。”凌小然一口咬定,“必须和好。”</p>

    “为什么?”何千禧也不知道凌小然干嘛这么执着。</p>

    “因为……我对安柒可以……”凌小然羞涩一笑,“硬。”</p>

    “……”何千禧无语。</p>

    整个脸一下就红了。</p>

    凌小然这个不知羞耻的男人。</p>

    “你问我安柒对我做什么了。”凌小然深呼吸一口气笑着说,“她上我了啊。”</p>

    何千禧蹙眉。</p>

    “意思就是,用了不能生孩子的方式上了我。”凌小然解释。</p>

    何千禧更加懵逼了。</p>

    “哎呀。”凌小然有些无语,“你都当妈的人了,怎么什么都不懂!你过来我告诉你。”</p>

    何千禧耳朵靠了过去。</p>

    凌小然在何千禧耳边低语。</p>

    凌小然说完,何千禧的脸更红了。闪舞小说网</p>

    直接红透。</p>

    她都不知道安柒可以这么这么……直接粗暴的报复。</p>

    两个人这么交头接耳。</p>

    翟北此刻推开了房门。</p>

    他是来看看凌小然醒了没,顺便看看千禧,毕竟现在夜深,他并不想千禧一直陪着凌小然。</p>

    结果一进来就看到两个人无比亲昵的样子,特别是千禧脸红得,让他有些抓狂。</p>

    翟北忍了忍,咳嗽了一声。</p>

    房间中的两个人连忙回头看着翟北。</p>

    翟北说,“你没死啊?”</p>

    凌小然翻白眼,“我死了你能好过?”</p>

    翟北睨了一眼凌小然,转身对着何千禧说,“不早了去休息吧,医生说凌小然没什么事儿,都是外伤,几天就好。”</p>

    何千禧看着凌小然。</p>

    凌小然说,“去吧我没事儿。”</p>

    何千禧起身离开。</p>

    翟北也没再搭理凌小然,跟着何千禧走出了凌小然的房间。</p>

    两个人一前一后。</p>

    翟北脚步停下。</p>

    何千禧也停下,看着翟北转身。</p>

    两个人四目相对。</p>

    翟北说,“还有三天就要回去了。”</p>

    “我知道。”</p>

    “回去之后我就要回部队,可能要走三个月。”翟北说。</p>

    何千禧默默的点头。</p>

    彼此之间陷入了尴尬。</p>

    翟北微微一笑,“那我先回房了,你早点休息。”</p>

    “翟北。”何千禧突然叫住他。</p>

    翟北回头。</p>

    “今晚去我的房间吧。”何千禧说。</p>

    有些大胆。</p>

    脸很红。</p>

    但口吻很肯定。</p>

    翟北木讷的看着何千禧。</p>

    何千禧没有在说什么,越过翟北就直接回到了自己的房间。</p>

    翟北看着何千禧的背影。</p>

    他应该没有理解错误吧。</p>

    只是……千禧突然这样,让他有些患得患失。</p>

    终究,他还是抱着乐乐去了千禧的房间。</p>

    这两天乐乐有时候会跟着他睡,现在的乐乐,俨然已经习惯了他还有千禧,不会刻意吵着一定要跟谁一起睡。</p>

    翟北抱着乐乐去千禧房间的时候,千禧已经躺在了床上。</p>

    她身材娇小,就占了大床的一个角。</p>

    而房间中有婴童的专属床,翟北将乐乐放了进去,给她盖上了被子之后,才缓慢的走向了千禧。</p>

    床榻陷了下去。</p>

    何千禧身体有些紧绷。</p>

    翟北关上了房间的灯光,就留了婴儿床那里极其微弱的光芒,可以在黑暗中看到乐乐有没有打被子。</p>

    房间中很安静。</p>

    翟北小心翼翼的在睡觉,身体也不会去挨着千禧。</p>

    他真的不敢独断的去想千禧的意思。</p>

    还是规矩的睡觉。</p>

    夜晚越来越深。</p>

    翟北似乎突然感觉到自己的手臂旁边有些柔软,鼻息间还有着熟悉的淡淡的香味。</p>

    翟北喉咙微动。</p>

    千禧的头靠在了翟北的肩膀上。</p>

    翟北身体紧绷得厉害。</p>

    他真怕千禧是在梦游,而他万一又做了她不喜欢的事情。</p>

    他就咬紧牙一动不动。</p>

    然后过了好一会儿,翟北感觉到了千禧的小手,滑进了他的衣服里面。</p>

    温暖的而柔嫩的小手在他的肌肤上点火。</p>

    真的要命。</p>

    翟北忍啊忍。</p>

    忍着何千禧在他身上,蹂躏。</p>

    蹂躏了好久。</p>

    安静的房间内,突然传来何千禧的声音,“不是挺能忍的吗?”</p>

    翟北身体一抖。</p>

    何千禧早知道他没有睡着。</p>

    他抿唇没说话。</p>

    “前面两次为什么要强迫我?”何千禧问他。</p>

    在他耳边,温柔的嗓音带着魔法一般,勾魂得很。</p>

    翟北喉咙波动,暗哑的声音说道,“以为那样可以把你留在自己身边。”</p>

    “结果呢?”</p>

    “再也不敢碰你了。”翟北忍耐着说道。</p>

    “真的吗?”何千禧手指在翟北的胸口上打转,“我怎么样你也不会碰我?”</p>

    “嗯。”翟北肯定。</p>

    他想此刻千禧肯定在试探他。</p>

    试探他的决心。</p>

    他告诉自己,今晚怎么都不能动,一定要忍耐一定要忍耐,千禧脱光了衣服他都要坐怀不乱当太监。</p>

    这么告诫着自己,就真的感觉到千禧的动作大了很多。</p>

    刚刚还在他上身的下手就已经滑进了他的裤兜里。</p>

    翟北一动都不敢动。</p>

    千禧摸了摸。</p>

    翟北还是不懂。</p>

    千禧说,“还能忍吗?”</p>

    可以。</p>

    可以。</p>

    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p>

    何千禧摸了好久。</p>

    她手伸了出去。</p>

    翟北深呼吸一口大气。</p>

    何千禧转身背对着翟北。</p>

    翟北都不知道何千禧要干嘛,就只能默默的调整自己的呼吸默默的让自己亢奋的情绪,那种滋味真的一点都不好受,却又莫名激动得要死,简直是人间折磨。</p>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p>

    千禧好像睡着了,身边听到了她有些均匀的呼吸声。</p>

    翟北呼了一口气。</p>

    他轻轻地打开被子,蹑手蹑脚的抱着熟睡的乐乐走出了千禧的房间。</p>

    不是不想何千禧一起睡,实在是不知道自己的底线在哪里。</p>

    他将房门关了过来。</p>

    千禧睁开眼睛,看着房门的方向,脸色黯然。</p>

    第二天一早。</p>

    何千禧起床,黑眼圈很重。</p>

    果然,昨晚上想得有点多。</p>

    她清洗自己,又化了一个淡妆才走出房间。</p>

    楼下大厅中,凌小然已经活蹦乱跳的在客厅中追着安柒不放了。</p>

    安柒似乎很厌烦他,对着他脸色并不好。</p>

    凌小然就是跟屁虫一样的跟在安柒的后面,安柒无可奈何,坐在靠近落地窗的饭桌上吃早餐,刀叉在盘子里,发出吱吱吱的声音,一副恨不得把凌小然当成面包片切成七块八块。</p>

    “安柒,你吃面包片都不放番茄酱的吗?我帮你啊。”凌小然自告奋勇。</p>

    安柒怒视着凌小然。</p>

    凌小然给安柒的面包片涂抹着番茄酱,一副讨好的模样说道,“吃吧。”</p>

    安柒青筋暴怒。</p>

    “吃吧。”凌小然一脸无辜,“你又不胖,多吃点。”</p>

    安柒咬牙。</p>

    凌小然看安柒没有动,就自己拿过安柒手上的叉子,叉了一块放到安柒嘴边,“啊……”</p>

    安柒真的很想揍凌小然。</p>

    但是这男人真的很不禁不起揍,她怕她一拳过去,又晕倒了。</p>

    她就强忍着心里的恶心反胃吃下了凌小然叉子上的面包小片,叉子上因为面包片上的番茄酱沾染了一些,凌小然就非常自若的将刚刚安柒吃过的叉子上那点番茄酱放进了自己嘴里。</p>

    安柒那一刻真的没有差点把吃进去的面包吐出来。</p>

    凌小然还一脸无知的看着安柒。</p>

    安柒看不下去了,也不可能再吃得下去,起身就走。</p>

    “安柒,你早饭都没吃去哪里?”凌小然拉着她的手臂不放。</p>

    安柒真的很想杀了凌小然。</p>

    凌小然说,“不吃早饭对胃不好。”</p>

    “不稀罕你管。”</p>

    “怎么不稀罕我管?我们不是一家人了吗?”</p>

    “谁和你是一家人!”安柒怒吼。</p>

    声音大到,偌大的客厅中所有人都听到了。</p>

    何千禧此刻正在拿早餐准备吃,就听到安柒无比恼火的声音。</p>

    所有人都本能的看向了那边。</p>

    明显安柒已经气炸。</p>

    而凌小然一脸单纯。</p>

    何千禧那一刻都在怀疑自己怎么交了这么蠢的朋友。</p>

    “你昨晚上那那那那样对我了,还不算一家人吗?我都已经是你的人了!”凌小然义正言辞。</p>

    “我怎么对你了?我怎么对你了!”安柒都要炸了,“我昨晚做不都是你之前对我做的吗?这叫以牙还牙互不相欠……”</p>

    “对啊对啊,我上了你,你上了我,这不就是夫妻才会做的事情吗?”凌小然打断安柒的话,笑得特别灿烂。</p>

    “凌小然!”安柒拳头紧握。分分钟要暴走的节奏。</p>

    “安柒,我们都是那种关系了,你就不要不好意思了。回头我给我妈说我娶你。”</p>

    “谁他妈要嫁给你!”</p>

    “那我嫁给你也行。”凌小然笑。</p>

    “凌小然,你给我放手。”安柒怒视着凌小然。</p>

    凌小然手指颤抖。</p>

    安柒这女人凶起来的样子真的很吓人。</p>

    母夜叉!</p>

    凌小然终究放开了。</p>

    安柒说,“以后别在我面前晃悠别说什么我们我们,我他妈和你就不是一路人,我和你,从此分道扬镳老死不相往来!”</p>

    “为什么呢?”凌小然堵在安柒的面前,对于安柒气得都要爆炸的样子,凌小然依然一副淡定模样,“我们都发生了那么亲密无间的关系了,干嘛还要老死不相往来。不管怎么说,你昨晚上弄疼我了,我需要你负责。”</p>

    “凌小然!”</p>

    “真的很痛啊。”凌小然说,“现在都痛,拉粑粑都痛。”</p>

    安柒真的很想杀了凌小然。</p>

    真的很想。</p>

    她都气炸了。</p>

    她都不知道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讨人厌的人存在。</p>

    那一刻她甚至是控制不住的转身拿起餐桌上的刀直接就对着凌小然,一刀就要捅下去。</p>

    凌小然也吓到了。</p>

    安柒这女人真的什么都干得出来。</p>

    好在那一刻,翟北猛地过去一把拦住了安柒,“别冲动。”</p>

    安柒身体都在发抖,“我要杀了凌小然杀了他,别拦着我。”</p>

    翟北将安柒桎梏。</p>

    安柒扭动着身体一直想去凌小然,手上的刀在比划比划。</p>

    凌小然看着毛骨悚然。</p>

    以后娶了这么厉害一个婆娘回去,他还有没有命啊!</p>

    翟北冲着何千禧大声道,“你先带凌小然回房间。”</p>

    何千禧连忙放下手上的刀叉,跑过去拉着凌小然就往房间跑。</p>

    刚开始所有人绝对都在看这两货的笑话,直到安柒拿刀子了才紧张起来。</p>

    真不知道凌小然到底多大的本事儿可以把安柒气得真的要杀了他。</p>

    何千禧看着凌小然。</p>

    凌小然看着何千禧,皱了皱眉头,“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p>

    “你就不怕安柒真的杀了你?”何千禧问。</p>

    “怕啊。”凌小然点头,“不过谈恋爱嘛,总得轰轰烈烈的才好,像你和翟北那样,无趣。”</p>

    “你有受虐倾向吧。”</p>

    “你不懂,这叫情趣。”</p>

    何千禧还真的不懂,她泼冷水,“安柒很讨厌你看不出来?”</p>

    “这叫打是情骂是爱,你看你和翟北不打不骂的,感情就不好。”凌小然得意洋洋。</p>

    何千禧咬唇,那一刻有些若有所思。</p>

    凌小然说,“怎么了,我说到你痛处了?”</p>

    “没什么。”</p>

    “你和翟北现在还没好转?”</p>

    何千禧什么都不说。</p>

    “千禧,你要是觉得翟北还行,你能好好和他过日子就别再倔强了吧。”凌小然说,“翟北木讷是木讷了点,但人还是不错的。”</p>

    “我没有倔强了。”何千禧说,“是翟北。”</p>

    “他怎么了?”凌小然诧异。</p>

    他这么爱你。</p>

    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来。</p>

    “昨晚上……”何千禧对凌小然也不想隐瞒什么,她说,“昨晚上我让翟北去我房间了。”</p>

    “好事儿啊。”凌小然笑,“没想到咱们家千禧也变开放了。”</p>

    何千禧白了一眼凌小然,说,“翟北不碰我来着。”</p>

    “他是怕你不喜欢吧。”不用想也知道。</p>

    “我……”何千禧欲言又止。</p>

    凌小然机灵的一笑,“你勾引了?”</p>

    何千禧脸红。</p>

    “结果他还是没碰你?”</p>

    “嗯。”</p>

    “简单说,你的勾引还不够!”</p>

    凌小然邪恶一笑!</p>

    ------题外话------</p>

    么哒么哒。</p>

    </p>
指南

上下翻页

我知道了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