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大明女侯爷

大明女侯爷

正文 072 鹧鸪天

作者:青童君


    “我也不信,可他就是这么说的啊!”

    “太子爷怎么说的?”

    “他把我姐夫夸成了一朵花,说我姐夫英明神武心系天下苍生,是个千年不遇的好官清官。”赵斌说着竟捂着嘴笑喷了了,“我姐夫这样的东西要是好官清官,那天下就没有坏人了!我觉得咱们这个太子爷日后要是当了皇上,肯定也是千年不遇的大昏君。”

    “嘘!”秦潇捂住了赵斌的嘴,她看见太监王承恩从太子营帐出来,向他们走了过来。

    “给你。”王承恩把小本子交给秦潇,“太子爷不光给你签了名,还在里面给你写了首词呢。”

    “多谢王公公!”

    王承恩转身离去。

    秦潇打开小本子,看到第一页用毛笔小楷写着“朱由检”三个字,在小楷,字体俊秀清瘦。

    “大明姓朱的我只认识朱元璋朱棣朱允炆,这朱由检是哪个皇帝?”秦潇喃喃自语道。

    “他现在还不是皇帝呢。”

    打开第二页,依然是小楷,写的是北宋词人晏几道的《鹧鸪天》:

    彩袖殷勤捧玉钟,

    当年拚却醉颜红。

    舞低杨柳楼心月,

    歌尽桃花扇底风。

    从别后,

    忆相逢,

    几回魂梦与卿同。

    今宵尽把银釭照,

    犹恐相逢是梦中。

    随手一写,竟是这些靡靡之词,看来如小gay所言,这小子日后当了皇帝,肯定是千年不遇的大昏君。

    “对了,你知道奢明跟谁关系好吗?”

    “干吗?”

    “我姐夫说要找个跟奢明关系好的,让他去找奢明说情。”

    “我阿爹就跟奢明关系不错。不过你姐夫说的我怎么就那么不信呢,他当真会给奢明磕头赔罪?”

    “走,我领你去见他。”

    果然,一听说秦潇的阿爹跟奢明关系不赖,杨应龙立刻将秦潇请到上座,然后亲自给秦潇倒了一杯茶,开始了他真诚而又慷慨激昂的演说:

    “小秦子,不瞒你说,我老杨出此下策,的确都是私心在作祟,我不想损耗了我的兵力,而且的确这事儿是我的错,可事情既然发生了,除了给他磕头谢罪,我还能怎么办?他总不能让我当真自刎谢罪吧?我那不过是在太子爷面前说的场面话,他要真是让我自刎谢罪,那我只能以损失一两万人来平了他了。我杨应龙这辈子除了当真圣上和九千岁,还没跪过谁呢!小秦子,回去好好跟你阿爹说,让他跟奢明好好商量商量,他要能说通奢明,我升他做知府!到时候他石柱司副使的位子就由你来接任!”

    感觉老杨讲的的确是他的心里话,秦潇也当然不愿意土司城夷为平地,不如去试试,万一还就真谈成了呢?”

    回到别院已是亥时,秦潇把睡梦中的阿爹叫醒,告知了杨应龙的嘱咐。

    阿爹说明天一早就去找奢明。

    又是一个弩箭射进了卧室,熟悉的红色箭羽,箭身用麻绳捆着的纸条。

    秦潇和阿爹同时冲出卧室,那黑影从对面房顶上一闪而过,因为此时月亮正圆,从他的发饰和服装,秦潇断定此人应是个道士。

    “别追了,你追不上他。”阿爹回身进屋,阿妈已经从地上捡起了箭,把取下的纸条递给阿爹。

    纸条上只有四个字“勿信,有诈。”

    “到底该信谁的呀?”秦潇费力挠着头。

    大门外传来敲门声,不一会儿,李铭敲响了卧房的门。

    “秦主簿,外面有人想见你。”

    “这大半夜的谁呀?”秦潇问。

    “他自称是从京城来的明公子。”

    “明公子?快请他进来!”

    “他说让你出去见他。”

    秦潇三步并作两步快步跑出院门。

    明思清站在院门口,他比几个月前秦潇在京城见到时瘦了一些。

    “明公子,怎么是你啊!快进来!”

    “不了,想必你家人都已睡下,我还是不打扰了”明思清说着便向回身向一旁的小径走去。

    秦潇连忙追上,和他并肩。

    “明公子什么时候到四川的?来四川做什么?你怎么找到我这里来的?”秦潇抛出了一大堆疑问。

    “今早随太子一起到的,不过太子走的明道,我走的是暗道,太子身在明处,而我身在暗处。”明思清不紧不慢地说。

    “什么明道暗道明处暗处的,我怎么没听懂啊?”

    “秦公子,事到如今,我也不再隐瞒你。我自幼入东宫与太子殿下伴读,深得他的信赖,怎奈朝中阉党横行,太子殿下有心肃清朝纲,怎奈阉党势大,却毫无回天之力,我为了协助太子殿下铲除阉党,不惜损命失节认作魏忠贤为义父,为的就是取得他的充分信任,好为日后一举铲除阉党做准备。”

    “这样啊,我还以为太子是个昏庸之辈呢。”

    “假亦真时真亦假啊。”

    “我问你,你那天真见到马千乘被活活烧死了?我怎么听杨应龙的小舅子说他还活着,前些日子还回四川来刺杀杨应龙。”

    “马千乘刺杀魏忠贤时,我和百官在现场为其祝寿,我亲眼所见他被捕,又亲眼所见他被焚烧致使,岂能有假。”

    “哦……你继续说。”

    “奢氏祖上在成祖皇帝立业时随成祖皇帝征战南北,立下赫赫功勋,成祖皇帝对其及其信任,封三品定远将军世袭缅州宣慰使,两百年来,奢氏一族一直对大明忠心不二。奢明起兵之缘由,太子殿下一清二楚。所谓叛乱,不过是与杨应龙之间的个人恩怨罢了。”

    “是这样子,我听我阿爹说过。”

    “杨应龙手握重兵,是魏忠贤阉党的第一大祸,太子殿下无时无刻不想除之而后快,除此大祸,则断去魏忠贤左膀右臂。这些年来,他所犯下的滔天罪行罄竹难书,只因他是阉党首魁,满朝文武却无人敢揭露其罪行。东林党人虽和阉党不对付,可如今也是只顾自保,不敢去招惹阉党,只有奢明敢高举义旗,公然对抗杨应龙。这在朝中引起轩然大波。太子殿下不希望这杆义旗倒下。”

    “太子爷都亲自来督师平叛了,不倒下才怪。”

    “那不过是个幌子。就像杨应龙让你父亲去劝和奢明,同样也是幌子。”

    秦潇不由露出惊异的眼神:“你怎么知道这事情?”

    “敌中有我,我中有敌。不足为奇。杨应龙已暗中在土司城外摆下了天罗地网,所谓劝和,不过是想把奢明引诱出城杀死而已。太子殿下说,奢明是忠臣良将,应该死的轰轰烈烈,而不是稀里糊涂做个刀下鬼。”

    “照这么说,他奢明只能同杨应龙玉石俱焚了?”

    “目前来看,只有如此。但若令尊能够抛却人性,倒可以用奢明的头颅来换取加官进爵。”

    “我阿爹不是那种人。”

    “时候不早了,秦公子,告辞了。”

    “明公子住在哪里?”

    “也是回龙山下。”明思清说着便向夜幕下的小径走去。

    “我送你吧,你这么走着回去,一天也走不到啊!”

    “前方有人接应,多谢秦公子好意。”

    明思清走到前方拐角处,秦潇隐约看见两匹马从树林里走出,好像还有一个人,明思清和那人翻身上马,飞快离去。

    秦潇见状,便折身回了家。

    明思清策马在前,冲身后马背上的人厉声喝道:“日后你若再胡言乱语,我一句话就让你碎尸万段!”

    “小的再也不敢了主子,请主子宽恕!”

    虽然秦潇将明思清的话告知了阿爹,但阿爹依然想去跟奢明聊聊,毕竟奢明是他多年的朋友,总不能眼睁睁看着朋友死吧,怎么说也得拉一把。

    秦葵带着秦潇进了土司城。

    土司城如临大敌,不光城墙,就连大街上也用砖瓦石条构建了一道道防御工事。看来奢明已经做好了战斗准备。

    在城门楼上的箭楼里,奢明接待了父女二人。

    秦葵开门见山说明了来意。

    秦潇则特意把城外有伏兵的消息补充了进去。

    没想到奢明听完竟然哈哈大笑,领着二人出了箭楼。

    “杨应龙在城外设下伏兵第一天,我就发现了!”

    “大人真是慧眼通天!”秦潇溜须道。

    “你当我瞎啊!”奢明大手向城外竹林一指,果然可以看到竹林里人影攒动,有刀斧手,还有弓箭手和火枪手,“城墙跟外面的毛竹林有五六丈的落差,下面哪怕是撒泡尿,站在这都能看得一清二楚,他们一帮傻鸟还弄了草帽戴在头上,自以为高明,我不过是装作没看见罢了。老秦你回去告诉杨应龙,让他赶紧大军压境吧,别龟儿子的光扯棒槌了!”

    秦葵:“看来你是打算玉石俱焚喽?”

    奢明随手掀开身后一个蒙着红布的东西,竟然是一口黑漆棺材。

    “你看看,棺材我都准备好了,还是拆了你秦家的两扇大门做的!”

    秦葵苦着脸无言以对。

    秦潇笑着说:“大人,您根本就不需要准备棺材,因为您根本用不着。”

    “谁死了不用棺材啊,你这孩子竟瞎说。”

    “您死了就用不着。”

    “为啥?”

    “杨应龙一旦来攻,大人您和您的部下势必会全军覆没,人都死了,谁来给您收尸入殓安葬?”
    请记住本站域名:"gzbpi.com"瓜子小说网
指南

上下翻页

我知道了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