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爷是娇花,不种田!

爷是娇花,不种田!

《爷是娇花,不种田!》全文阅读 第201章:要分手,绝交

作者:浅如月


    对着宁侯,宗治无意识的翻了一遍苏言的老底。

    说完,拍拍宁侯的肩膀,语重心长道,“我的话,你可一定要放心上。对苏言,你犯不着再为那点旧事恼恨她,但也千万别因他是你儿子的生母,就轻易宽恕了她,并对她抱有期望。她不值得你放心上。”

    宗治那副苦口婆心的样子,宁侯神色淡淡,“劳三殿下费心了!殿下的金玉良言,微臣一定铭记在心。”

    铭记在心?

    苏言:铭记宗治的话,等于是铭记她的老底呀!

    还有宗治,以前苏言只是知道有他这个堂哥。可现在不一样了,有了他这一番话,足够让苏言将他铭记在心。

    “也得亏你那儿子不似她,不然,够你糟心的。你不知道苏言她……”话说一半儿,宗治忽然没了往下说的兴致,“算了,不说这些旧事了。关键是眼下,眼前的事儿你好好思量思量,可不能再犹豫了。”

    说完,宗治叹口气,起身离开。

    宁侯看着宗治的备用,眸色幽幽。你不知道苏言她……

    她如何?

    宗治话说一半儿未完,但也因为如此,余下的更让人充满想象。

    受刚才宗治翻旧事的影响,让宁侯所能想象的,都是苏言不好的。

    宁侯看向苏言,神色淡淡,“没想到,你倒是挺招人。”

    她招人也就罢了,关键是她竟然还招惹了他。

    苏言听了,看着宁侯,他这话是夸她吗?

    嗯,绝对是。

    “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我们彼此彼此,哈哈!”

    为让这话听起来讨喜,苏言还哈哈了两声。希望宁侯能产生‘天涯共此时,海内存知己’的共鸣。

    他们都是一样的。所以,就别相互揭短了。

    苏言默念和平。然,宁侯显然和她想法不同。

    听了她的话,嗤笑一声,“本侯与你不同,没你那样的福气。本侯招的都是财狼流氓,就如苏小姐这样的。”

    招男人是福气?这话苏言不能苟同。

    但宁侯说她是财狼流氓,她还真是有点不好反驳。

    因为偷他钱,又对他耍流氓的事,她确实做了。

    “你出去吧!有些事儿,本侯要好好想想。”

    听到宁侯这话,苏言第一反应是:可能到手的聘礼,要泡汤了。

    虽然宁侯语调平平,听不出什么。但,这口吻,听起来就是要跟她分手,或说绝交一样。

    苏言看看他,什么都没说,转身走了出去。

    哄男人,极力解释什么的,她其实也不擅长。

    关键是,宗治揭发的那些旧事,好像都是事实。所以,解释等于是狡辩。说多了,反而多余。

    走出屋子,苏言站在门口,品味自己当下心情。

    竟然有点复杂。

    之前,对她的错,宁侯当场发作,直接就罚了。

    当场判罪,罚了,也就了了。

    可这次,他让她这么一走。她心里竟然不踏实了,犯起嘀咕来。有种罪名未定,头上悬剑之感。

    这感觉不咋地,再想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篇继续阅读!
指南

上下翻页

我知道了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