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佞臣的庶女嫡妻

佞臣的庶女嫡妻

第128章、五国论道3

作者:灵琲


    托月没有理会叫喊的人是谁,现场没有人会比她更震惊。

    因为她看到一个早应该死去,腐烂得只剩下白骨的自已,正活生生地站在门口上,站在世人面前。

    苏润依然是死去那天的打扮,一袭华贵无比的金色嫁衣,凤冠熠熠生辉,步摇下面的流苏随风轻轻摇曳,就连脸上的妆容都出嫁那天,自已亲自化的桃花妆容。

    除了目光呆滞、面无情,苏润一如生前无异,一步一步走进大家面前,顿时满身生香。

    托月张开小口用力呼吸,她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已的心情,眼睁睁地看着另一个自已,一步一步朝自已走来。

    “是傀儡。”

    墨染尘低沉的声音,在耳边轻轻响起。

    托月心头猛地一震,她预想过皇后娘娘处理的尸体的方法,可从没想到她会把自已制成傀儡。

    “那个女人,到底想干什么?”

    托月压着怒火问,把一个死人制成傀儡,是为报复还是羞辱。

    墨染尘就坐在托月身边,能清楚地感受她的愤怒,淡淡道:“眼下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以后再说吧。”

    “乒符。”

    武国队伍中,有人大叫着冲出坐席,想要抢夺乒符。

    只是不等那人靠近傀儡,一道寒光划过,那人便身首异处,脸上还保持着死前激动的表情。

    武安君缓缓收起长剑,托月缓了缓情绪,起身道:“即便是具尸体也应该被尊重,诸位公子不便动手,还是让托月把乒符取下来吧。”

    “你去吧。”

    离王的声音,舒服得如暖风拂面。

    深入一点理解就是:你放心去取,他们会为她守好后背。

    托月微微颌首,离开坐席,缓缓走到苏润面前,朝前世的自已说了一声得罪,抬手取下头上的凤冠。

    凤冠十分沉重,苏润头部被压出一道深痕,在凤冠取下来的一瞬间,托月不由自主松一口气,把华贵的凤冠轻轻地放到地上。

    凝望着无神空洞的眼眸,明知只是一具皮囊,托月心里仍有无尽的悲哀。

    眼泪在眼眶里不停打转,只能微微昂起头把眼泪吞回去,抬手在发髻上轻轻一捏,感觉到里面的坚硬。

    乒符依然好好地在发髻里面,托月小心翼翼地拆散发髻取出兵符。

    乒符出现的一瞬间,无数道灼热的、贪婪目光落在乒符上,若不是有离王、武安君在场,那些人怕已经上前抢夺。

    托月把眼眶里的泪水吞回肚里,抬手轻轻理顺苏润散下来的发丝,转身把乒符送到离王面前,却看到手上缠着几根墨黑的青丝,没想到尸体这么脆弱。

    离王垂眸看一眼托月,接过乒符道:“恐怕还得有劳九姑娘,重新把玉德公主装扮上,皇后娘娘怕是不会放手。”

    托月愣一下点点头,回身看着另一个自已,长发在风中飞扬,美丽依旧只是美得空洞,就像是一个制作精良,却无比脆弱的人偶娃娃,心疼教人想拥入怀里。

    托月缓缓走上前,抬手要重新绾起发髻时,一个声“慢着”从外面传来,制止她的动作。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篇继续阅读!
指南

上下翻页

我知道了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