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长安印

长安印

11.十

作者:tangstory


    十

    惊涛轰然,卷起浪潮如雪,水沫如细雪般飘落,僧人立在永不甘心被降服的欲海上,耳听到潮声幻为人语,是千万人曾跪在佛前切切哭诉:

    “我想你,你听到了吗?”

    “我在等你,你为何不回来?”

    “你可是忘了我?”

    “你可还记得我?”

    漫天纷落的细雪中,有青年步下潮头,一步步穿过蒙蒙水雾,贴近僧人问道:

    “我来找你……你可还记得我?”

    僧人合十不语,一个呼吸后,手掌轻分,左手执礼,右手平摊一伸,像是一个“请”字,却不是迎,而是送——

    欲海上徘徊的哭诉人语便散了。万千离人哀思,重新沉入海底。

    僧人身前的青年化作水沫消散,为这片已然风平浪静的欲海,落了最后一场雪。

    僧人抬起手——

    昙山抬起手,摸索地落在枕于膝头之人脑后。

    ——僧人重又双手合十,肃寂地立在欲海中央,便似一尊佛像,可这样站上千年万年。

    昙山轻轻为枕在膝头的人理了理头发,因为心中有佛,手势便带了不可说的慈悲。

    “涌澜,”他温声道,“狸奴回来了,你去为它开下窗子。”

    被和尚摸了头的挽江侯挺高兴,利索地站起身,几步走去开了窗,口中唤狸奴:“咪咪?”

    “昂昂!”湿漉漉的小兽也不在乎自己什么时候又多了一个小名,高兴地扑到挽江侯怀里,看似在撒娇,实际偷摸着在他身上蹭干毛发。

    边涌澜揉了揉狸奴肉嘟嘟的小肚子,揶揄它道:“原来真不是虚胖。”

    小兽伸爪拨开他的手,又用湿乎乎的小爪子按平他的手掌,像家猫吐毛球一样,努力伸了伸脖子,似是要把什么东西吐到他掌中。

    “咽回去。”昙山惯常不动声色,现下却突然沉声说了狸奴一句,暗道它不知轻重,若非自己与它心意相通,又要为它收拾作出来的烂摊子。

    “涌澜,你把它拎过来,它肚子里的东西,你最好不要碰。”

    “喏,给你。”挽江侯把支棱着耳朵,要吐不吐的小兽拎到床边,便见昙山伸出手,狸奴嗷呜一声,把肚子里一个黑乎乎的东西吐到僧人的掌心里。

    那东西甫被吐出来,似还一时找不着东南西北,晕乎乎地在昙山掌心转了两圈,总算是回过味来,振翅欲飞,却又被僧人稳稳捏在了指间。

    “看这大小,应是一只母蛊,”稳妥起见,昙山先开了心识捉住蛊虫,又再认真感知过识海,确实心神安定,再无异样,方才睁眼端详指间似虫非虫之物,“既还活着,便不难找到养蛊之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篇继续阅读!
指南

上下翻页

我知道了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