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逆熵论

逆熵论

第一百〇五章:追及

作者:坚冰覆霜


    这里的生物类型与螺旋盆地已有很大区别,种类比较多元,以爬行类为多,其次是节肢类和甲壳类,也有不少鸟类以及少数的哺乳类,昆虫反而最少见。

    这时,路上发现了一些生物的尸体,虽然被其它生物吃得只剩骨架残骸,认不出是什么生物了,但看起来还很新鲜,伤口平整又略带焦黑,这明显是熵能武器造成的。

    证明自己等人没有找错方向后,大家的劲头当然更足了。不过没走多远,又在地上发现了一件制式战斗服的碎片,边上血肉狼藉,虽然这衣服显然是男式的,应该是戈饭那伙人,但多少还是令人担心。

    不过看起来,戈饭的队伍也遇上了麻烦,如此一来,他们应该不会一心一意找云画雪的麻烦了,这令傅斌稍微放心了些。毕竟在这个世界,最大的敌人其实还是人,遇上再强大的生物和险境,最多不过死一次,损失的只是贡献点罢了,而遇上有敌意的人,可能就不只是死这么简单了。

    傅斌摇头驱除了云画雪被羞辱折磨的画面,继续向前进发,又疾驰了两公里左右,风中传来了一片吼叫声,似乎是一群生物在围攻什么。

    再往前不远,此时眼前出现了一根冲天石柱,看样子是大裂谷产生时留存下来的一座独峰,高度有一百多米,上面四分之三笔直,下面四分之一是陡峭的斜坡,直径不到五十米,溪水绕它而过,犹如一颗朝天的大头钉。

    首先吸引傅斌等人注意力的,是溪水中乌压压一片的爬行生物,看起来像鳄鱼,不过体型细长,嘴巴更尖,牙齿如针状,体长一米左右,比一般鳄鱼要小,但数量至少有三百只以上,将整座石峰围了个水泄不通。

    而石峰底部的斜坡上,有几个身影在那里严阵以待,将那些爬上去的爬行生物砍下来,而那只被吹成重伤的尖齿鳄落入水中,马上被同类分食了。

    石峰底部虽然有坡度,实际上大部分地方很陡峭,只在有限地方几处能够让这些尖齿鳄爬上去,所以往上爬的尖齿鳄数量很少,但它们分散地从这十几个方向上去,上面的人也就无**换休息,也只有分散守住各个通道,甚至要绕着孤峰疲于奔命地截杀尖齿鳄。

    傅斌也顾不得太多,冲上前去,发现其中一个身影正是自己牵挂之人,而跟她在一起的也正是猜测中的春莺。其余几个当然就是戈饭和阿龙等人了,只是他们现在只剩下了6个人,算上之前傅斌等人遇到的三个,看来他们又损失了两个人。

    看样子,他们两伙人现在一起被这群生物困在了这座孤峰下。这八个人的境况都不太好,人人衣裳褴缕,戈饭这边还有两人身上有轻伤,而云画雪的秀发断了一截,衣服腰上被划了一道口子,露出里面细嫩的肌肤。春莺的一只袖子裂开,大腿上也有一个破口,一条健美修长的大腿若隐若现。

    虽然傅斌一路上有过很多预想,却从来没有想到过这两伙人竟然在同舟共济,好在这不是最坏的情况,所以还是能够接受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篇继续阅读!
指南

上下翻页

我知道了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