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狄青

狄青

41 不费之惠

作者:顾明楼


    ()陈老妪极少同人说起自家的遭遇,如今见了这吴家兄妹,也不知怎的就放下心来,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倾诉着这陈年累月的委屈。

    说来那会儿陈胜还在军巡铺当差,不知哪日就得了一匣子银票回来,陈老妪惊得魂不守舍,追着他问是什么地方来的。

    陈胜怎么也不肯说,只道:“你不是一直想请个神医来治一治虎娃吗,有了这些钱,咱们治好了虎娃,往后的日子就好过了。”

    陈胜夫妇中年才得了虎娃这么一个儿子,幸而乖巧机灵、十分讨人喜欢,不想还未长大成人就被一阵时疾高热烧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夫妇俩心疼这娃,又无心再要一个孩子,只得盼着哪日能请来一位神医治好了这娃,两口子也别无所求了。

    陈老妪一边说着,一边往那漆黑的屋子里望了一眼,复而长叹一声道:“这汴梁城里的大夫都瞧过了——这辈子就只能这样,不中用了。”

    狄青同百花对望一眼,都低头轻叹,又听得老妪道:“娃还没治好,他也没了,衙门里的人都说是夜里摔进沟里摔死的——呵呵,这路他走了几百回了,哪里就会摔到沟里去——他就是拿了人家的昧心钱,被人家给弄死的。”

    百花忖度着那一匣子银票不是小数目,若真是为钱寻仇岂会放过她母子,因而旁敲侧击道:“想来他们不肯善罢甘休,害了陈伯之后可是又来威胁嬷嬷了?”

    陈老妪连连摇头,摸了一把眼泪道:“那之后,不论谁问起,我都没提过银票这事,权当自己不晓得,就连官府录口供的时候我都没透露半个字,就是为了留着这条命照顾我这苦命的虎娃。”

    “嬷嬷糊涂啊。”百花真切地激愤起来,“若是将那银票交给官府,顺着银庄的名册就能找到凶手,岂会让陈伯白白冤死?”

    陈老妪摆了摆手道:“不想了,是他自己的业障,横竖都该还上。”

    狄青怕百花言辞过激被老妪看出蹊跷,忙笑道:“嬷嬷可还留着那银票,我这些年来走马经商,也见过些世面,没准就能瞧出来头,到时候不仅能为陈伯平反,嬷嬷往后也不必住这地方了。”

    “都是轮回报应,早该过去了。”老妪低着头摆了摆手,满脸都是得过且过地颓丧,罢了还怕狄青不死心似的,语气生硬道,“那银票我早也扔了,看不见了。”

    百花见老妪变了脸色,生怕她起了疑心故意隐瞒当年的事,一转念又换上副亲热的笑脸道:“表哥他就是见不得这些腌臢事,嬷嬷千万别见怪。说来我到认识一位西北来的医女,她学的是别门医道、大约有些和寻常大夫不同的本事,要不请她来看看?”

    “女人也能当大夫?”老妪眼神中已没有了方才的警惕,只是听着医女两字有些疑心。

    狄青笑道:“自然可以了,嬷嬷可曾听过宫里那位专治疑难杂症的张小娘子?听说宫里的娘娘有个头疼脑热的,都只让张小娘子看,可见医女比寻常大夫另有过人之处。”

    到了这个年纪,陈老妪早已没了别的什么念想,独独牵扯到虎娃的病情还能让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篇继续阅读!
指南

上下翻页

我知道了

设置 恢复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