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 穿书后我有了一家子炮灰[娱乐圈]

穿书后我有了一家子炮灰[娱乐圈]

15.小猴儿

作者:五仁汤圆


    祁星辰盯了聊天界面片刻,不情不愿地抓过外套穿上,拉开了门。

    柏夜就站在他门外,手里拎着一只袋子。春天深夜的丹麦风有些大,祁星辰能感觉到,他身上带着丝丝缕缕的凉意。

    祁星辰左手背在后面,用身体堵住门缝,懒洋洋的问:“有事?”

    柏夜道:“方便让我进去么。”

    这人说的是疑问句,语气是肯定句,他说不方便好使么?

    “......进来吧。”祁星辰认命地退后一步,只希望对方能早点问完,早点结束。

    柏夜进屋,反手锁上门。祁星辰一头雾水——你问就问,锁门干嘛?

    随即一片阴影笼罩住他,柏夜走到他面前,低声道:“手伸出来。”

    祁星辰有种不祥的预感,“伸手?伸什么手?”

    “左手,”柏夜顿了顿,“你受伤那只。”

    “......”祁星辰不说话了。

    窃贼逃跑之前,用拿刀的手推了他一把。他伸出手臂格挡,不小心被刀尖划了道口子。

    可他不想给别人看他的伤口,他打小就没有那个习惯。

    杂技是一门很苦的艺术,入门简单,练好很难。练习过程中,摔伤或被道具砸伤都是常有的事。

    进杂技团第一天,班主就告诉他:“想成为人上人,就必须吃得了苦中苦。咱们这儿所有人都可以哭,但是别找我哭,自己哭去,我听不过来。”

    所以自那以后,除非发烧发到人事不知,他都没惊动过别人。

    既然对方已经发现了,他也不准备继续藏。祁星辰舔了舔嘴唇,敷衍道:“没事。”

    柏夜的语气不容抗拒:“伸手。”

    “真的没事。”

    “......你怎么这么嘴硬,”柏夜暗叹口气,放轻声音,“伸手,星星。”

    伸手,星星。

    这是柏夜第一次叫他的小名,声音又低又磁,用轻轻的语气说出来,好似一根羽毛飘落心头,搔的心脏又麻又痒。

    祁星辰鬼使神差伸出小臂。

    柏夜顺手拉住他手腕,把外套袖子推上去。小粉丝皓白纤细的手腕上,一道红色的划痕狰狞着蜿蜒而上。

    伤口不深,但是很长。伤口的主人应该是冲水处理过了,没结痂,也不渗血。

    “坐。”柏夜指指床边。

    祁星辰又鬼使神差坐下,看着柏夜拿出消毒药水和纱布。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篇继续阅读!
指南

上下翻页

我知道了

设置 恢复默认